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国军情 > 海军 >

甲午战争众生相:北洋海军官兵存“必死”心态

2016-09-27 15:31 汉唐军事网(www.kangai8.com)

北洋海军是整建制的近代海军,官兵尤其是军官的文化素质普遍较高,海军的军种性质又使得他们不能长时间陪伴家人,平时基本上都靠鸿雁传书与家人联系。正因为是个人私密家书,

北洋海军是整建制的近代海军,官兵尤其是军官的文化素质普遍较高,海军的军种性质又使得他们不能长时间陪伴家人,平时基本上都靠鸿雁传书与家人联系。正因为是个人私密家书,各级军官尤其是中下层军官得以在其中尽诉衷肠,充分展现他们最真实的精神状态和内心活动。人们透过这些家书中"战死"、"备死"等字眼,同时也从军官们前赴后继以身殉国的壮举中,认为很多北洋海军军官是抱定为国捐躯的心理而投入战斗的,目前来看,这很可能是后人的一种误解甚至是曲解。厘清这种误解并不有损于英雄的形象(作为军人,无论在什么样的心理活动中,战死沙场以身殉国都是英勇的表现),而是为了让后人更深刻地理解战争与人性的复杂。

甲午战争众生相:北洋海军官兵存“必死”心态

丰岛海战打响前,"经远"舰驾驶二副陈京莹(在甲午海战中牺牲)在给父亲的信中写道:"陆战中国可操八成必胜之权,盖中国兵多,且陆路能通,可陆续接济;但海战只操三成之权,盖日本战舰较多,中国只有北洋数舰可供海战,而南洋及各省差船,不特无操练,且船如玻璃也。况近年泰西军械,日异月新,愈出愈奇,灵捷猛烈,巧夺天功(工),不能一试。两军交战,必致两败;即胜者十不余三,若海战更有甚焉。所以近年英与俄、德与法,因旧衅两将开战,终不敢一试也。北洋员弁人等,明知时势,且想马江前车,均战战兢兢,然素受爵禄,莫能退避,惟备死而"。驾驶二副属于北洋海军的中层军官,很难说掌握整个北洋海军的战斗力情况,而且日后的战局也证明了陈京莹对陆战有八成胜算的预测纯属臆想,但从他信中的上下文分析,他的"备死"实际上就是"等死"。这种未战就先言死的心态不仅陈京莹独有。"扬威"副管轮郑文恒(在甲午海战中牺牲)在给其兄长郑彬候的信中写道:"甲申中法之役,'扬威'本拟赴台澎,与法决战,旋复转赴朝鲜防御。吾已自分殁于战事,乃复视人间,距今十稔。此次临敌,决死无疑。"仗还没打,就已将十年前的中法战争惨败作为先例,这既是与敌决一死战的坚强决心,也是对战争结局和个人生命悲观的心态。

甲午战争众生相:北洋海军官兵存“必死”心态

下层军官的心态同样如此。北洋海军"济远"见习军官黄承勋(在甲午海战中牺牲)战前与人在刘公岛喝酒时,喝着喝着突然悲从中来,对交情不错的关姓军医说道:"此行必死,他日骸骨得归,为君是赖,莫逆之交,爰以敦托。"把一同喝酒的人吓了一跳,赶紧岔开了话题。著名女作家冰心的父亲谢葆璋时任与陈京莹同级别的"来远"舰二副,作为海军军属,她也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:"甲午战争爆发后,因为海军里福州人很多,阵亡的也不少,因此我们住的这条街上,今天是这家糊上了白纸的门联,明天又是那家糊上了白纸门联。母亲感到这副白纸门联,总有一天会糊到我们家的门上!"军官和军属们的心态足见一斑。在众生一相的"必死"心态中,北洋海军官兵是战、是和、是降、是自杀,都很难说不与这种心态颇有关联。